登录注册

鸽海拾贝

我对川鸽的印象:如川菜如川剧

2018-03-28 13:33:33 蔡文龙 4926次

川鸽印象

    对川鸽的印象,源于对川人的关注及与川人的接触。

    最早与四川人进行直接、深入的交往,是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到海南经商时,早我一步下海有成的同学,在地处海口海甸岛和平大道上当时唯一有国家旅游局颁证的寰岛泰德五星级大酒店,与人民大道上号称五星级标准的金海岸大酒店之间的海甸四路,投资两百来万元资金开办了一家川菜馆,即与海口华侨新村旁的小洞天川菜馆结为姊妹店的大同川菜馆,委托我去当总经理。我在历时半年多时间里,与餐馆前厅后厨40多位员工,其中80%为川籍人员的直接交道中,切实领略了四川人总体而言十分显现的耿直而不失智慧,率性而又温婉的双重特性。

    这也使我想到1990年,在东北参加人民银行总行召集的部分省市区从省分行到基层县支行办公室主任会议时,难怪会后讨论下次交流活动的去向时,总行领导与各地代表大都被四川到会的一位嗓音嘶哑的省人行分管领导,与尚未实行县改市的南充县支行办公室张主任的热情邀请所鼓动,纷纷表示愿意前往四川的倾向,可见天府盆地对川外人们的吸引力之大。尔后我又在长沙的贾谊纪念馆参观时,看到展厅一角镌刻的一则现代人评述各地人文状态,对当代中国社会的影响力排名资料,前三地排名依次为湖南、四川、浙江,使我对四川的认识又提升一格,以致成为我后来某些重大决策的重要考虑因素。这些自然也对我现在鸽事上格外关注川鸽,饶有兴趣地与四川鸽友交往、交流与合作,均有很大关系。

    然尽管我对川人与川鸽具有如此好感,但客观地说毕竟属人在川外的圈外人,站在圈外说圈内的四川鸽事,仍多有隔靴搔痒之嫌,故只能颇有几分调侃似的比照蜀地的几个重大特色,粗浅地谈谈对川鸽的印象。

    川鸽如川菜,置身于被重山包裹,看似封闭的天府盆地,但却具有包容万象、从善如流的开放特征。

    与云贵高原、青藏高原连成一气,并称祖国云贵川渝藏大西南的四川盆地,东有三峡险峰巫山重叠,南有云贵高原、大娄山拱卫,西有青藏高原相扼,邛崃山、大凉山耸立,北有巴山秦岭屏障,大巴山、米仓山、龙门山挺立。自古以来就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评述与叹喟,足可见其地处偏远,隔绝于中原大地之外的地理状态。但在我多年前涉足饮食行业时,却有些意外地了解到,就是在如此封闭之地,四川的饮食文化却在中华餐饮业中独树一帜。在中国饮食排行榜上,最负盛名的川、粤、鲁、淮扬四大菜系中,川菜首屈一指,位列人称“吃在广州”的粤菜与声称有孔老夫子“食不厌精”理念的鲁菜之前。探其究竟,曾有四川大厨告诉我,历代统治者为防止天府之国脱离中央政府闹独立,都刻意委派川外官员渗入四川,以强化对远边的管控。各地官员进川时,为解决不适应曾经的蛮荒之地生活问题,纷纷将各自的厨子带随入川,随着时间的积累与沉淀,来自多方面的烹饪厨艺相互交流融合,最终形成包罗万象,十分开放的川菜品系。

    相形之下,我忽然觉得目前四川赛鸽运动的发展,与川菜的发展过程有几许神似之处。在交通不便、偏处一隅和崇山峻岭、气候多雨多雾湿度大等多方面不利于赛鸽放飞的艰难封闭竞翔环境下,偏偏产生了如川菜一样兼容并蓄,开明开放的川鸽特征。过去,四川鸽友近水楼台,到同处一个大区的昆明,早溯及到老辈养鸽人弄二战时期的盟军军鸽,建国后到解放军种鸽基地引进适应高山密林飞行的鸽子。后与素在全国发售赛鸽足环名列榜首,早达百万枚以上的情形相呼应,成为到苏沪与国内各地职业鸽舍、国内外名家铭鸽拍卖会实际引进赛鸽最多的引种大省。也正是四川赛鸽行业十分显现的巨大市场效应,引得台湾的赛鸽大家高王宏、郑东龙等在四川创建大规模的赛鸽繁殖基地(据悉在广东汕头建起世界最大詹森原环鸽大本营的海霸王鸽业,也有意赴川建基地),以及如上海高双鸽业等具有雄厚欧洲赛鸽背景的不少商业赛鸽实体,高调进入四川赛鸽宣传与营销领域。这使川鸽如川菜一样,以海纳百川的胸襟,不断在吸收众多鸽源所长的基础上,打造与餐饮行业一样的四川赛鸽运动先进水平,乃至领军地位,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川鸽如川剧,在节奏明快,千变万化的脸谱转换中,呈现出丰富多彩、形式多样、因地制宜的特色。

    纵观国内各地赛鸽运动的现状与形势发展,四川可谓是赛鸽条件受到较大制约,但群众参与热情最高的特色区域。历史上号称“沃原千里”的成都大平原,能够在一马平川的地型里组织的竞翔活动,一般只能在两三百公里左右的短距离赛线上进行,大多数地方上了三百必进入周围的高原或山区。加之四川盆地虽然常年气候比较温和,但水汽不易散开,湿度大,天空多云,日照少,能见度低,全年阴、雨、雾天气占到一半以上,使四川赛鸽无论在地形上,还是在气候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制约。尽管如此,不信邪、不服输的一代又一代四川养鸽人,硬是凭借着一股蛮劲与闯劲,撇开东、南、西三面高原高山的阻挡,在虽有海拔三千米以上的秦岭山脉、大巴山脉横刀立马横亘在赛线中间,但交通相对较为方便的北线,闯出了一条四川多数地区赛鸽竞翔的主要赛线;避开云遮雾绕的不宜季节,选择多有适合鸽子飞翔艳阳天的初夏、中夏和初秋季节组织竞翔活动。早年,四川老一辈赛鸽人紧跟特殊时间以超远程为目标的潮流,不惜以超乎想象的高昂代价,把鸽子放飞到1000公里、1500公里以上的北京、内蒙等地,最远曾冲击黑龙江3200公里的加格达奇,在公认的最为艰巨的赛事上,创造了轰动鸽坛的赛鸽奇迹。

    进入赛鸽新时代,四川鸽友更加紧密把握当下赛鸽发展的时代脉搏,一方面在受客观条件限制,不能参加中鸽协统一组织的几场爆炸式国家赛的情况下,争取中鸽协的指导与支持,组织进行了以700公里空距为主,与欧洲赛鸽强国的国家赛形式更接近,规模更大,最多一次参赛规模曾高达近8万羽,司放甘肃平凉的国家大赛。另一方面随着中短距离潮流的兴起和日盛,四川逐渐进入全国流行的中短距离500公里及以下的赛距热潮,尤其像台湾赛鸽因地制宜实施海翔一样,川内许多地方特别重视组织进行最适合短平快速度赛的100公里、200公里赛事,大张旗鼓地开展眼花缭乱的有奖比赛。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联想到以变脸为重要标志,以吐火奇技为亮点的川剧表演,凸显今日之四川赛鸽运动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特色。

    茶馆聚鸽事,在追求安逸生活,张驰有度的蜀地人文环境中,营造了川鸽竞翔活动深厚的群众基础。四川人自古以来追求安逸、洒脱的生活方式,人们普遍喜欢从容不迫、有张有弛的生活节奏。而星罗密布、遍及川内各地的不同档次、聚集了不同层次人群的茶馆,则是四川人崇尚休闲、轻松生活状态的一个人文载体。90年代初我曾在深圳进过川式茶馆喝茶,领略过有些包装色彩的川娃子尖声吆喝,和茶博士双手各操一把一米有余壶嘴的铜壶,远距离准确无误添茶的表演,却没有亲身在四川本地茶馆随性地喝茶品茗。但在我的想像里,四川民间的茶馆情状不知与我曾经到过的海口茶馆,以及目睹的同样喜欢泡茶馆的海南民众情形有何差别。

    有一天下午我在海口打的拦下一部的士车,的哥操着浓郁的海南腔普通话称到了喝茶时间,他要到茶馆去喝茶。随后就见这位放下生意不做的的哥把车开到一个路边门店外的棚子下,坐到一张茶桌前要上几块点心,就着一壶乌龙茶,与早到的熟人哇里哇拉神聊开了。后来我在一位四川鸽友的文字描述中,了解到四川茶馆文化中“鸽友茶馆”的一幕,当与海口茶馆有几分相似之处:一张四方桌,围几张竹椅、几碗盖碗茶,三五七八个鸽友相聚一起,茶水从浓喝到淡,聊不完的鸽经,说不完的鸽事。不想聊了,三五鸽友还可以打麻将、玩扑克。

    大多数鸽友茶馆同时兼卖赛鸽用品,有的也会作为俱乐部组织小型训放和比赛。四川大多数地方每周日当鸽市,而鸽市内往往又有茶馆,既可以喝茶聊鸽,又可以交流鸽子、购买所需用品,其乐融融。由此使我想到前不久撰文,对现代赛鸽发端地上海与赛场风云际会的京城未来赛鸽发展潜力的比较中,看好北京的分析:北京文化色彩浓,植根在提鸟遛狗传统上的市民文化,对玩鸽相对宽容,故多有占地大、庄园式的大型职业化鸽舍;上海商业取向大,寸土寸金,赛鸽生存空间小,尽管为现代赛鸽发端地,拆棚禁鸽的情势却常弄得鸽界风声鹤唳。故北京更有持续发展潜力,预期北京将成为世界顶尖赛鸽的最大集散地,中国赛鸽将像泊来的乒乓球跨越式发展为国球,成为世界竞技绝对强项一样,成为位列世界前茅的赛鸽强国,或许并非妄言。相比之下,四川与当下的北京赛鸽人文背景具有更多的相似之处,张弛有度的民风民情,为四川的赛鸽运动营造了十分厚实的群众基础。

    先天不足的自然环境,却蕴藏着光明灿烂的发展前景。中国赛鸽运动发展过程中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道独特风景,委实令人深思,值得关注。作为焕发着蓬勃生机的四川赛鸽本身,如何乘势而上,通过相应的传播平台展示与宣传四川赛鸽的正面形象,不断探索与解决鸽事发展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当引起有识之士与相关管理层的高度重视与认真研究。过去,四川一直在赛鸽文化推动与发展上走在全国前列,通过立足四川,触角伸展到全国各地的火车头信鸽园地《鸽友》杂志,在展现、丰富、修正四川赛鸽发展,全方位、立体型地展示四川赛鸽形象,提高四川赛鸽知名度、透明度与抑恶扬善、传递正能量上发挥了卓越的功能。鉴此,随着中国赛鸽运动由过去的娱乐性向商业型、职业化的转变,本人基于对四川赛鸽的良好印象与期待,谨提出一点建言:四川赛鸽运动的强劲发展呼唤相应强势媒体的支持与推介,因此四川的赛鸽宣传园地建设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最新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注册

共1条记录,当前第1/1页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末页

×

中鸽网提示:

请登录后投稿!您未登录或登录信息已失效,请先登录。